[人文驿站]定西古城何以名为“凤城”?
来源:定西新闻网  作者:王军  添加日期:19-01-08 10:15:07

 

 

凤凰,亦作“凤皇”也被称为丹鸟、火鸟、鶤鸡、威凤等,古代传说中的百鸟之王。雄的叫“凤”,雌的叫“凰”,总称为凤凰。常用来象征祥瑞,凤凰齐飞,是吉祥和谐的象征,自古就是中国文化的重要元素。
  凤凰的形象和中华图腾龙一样,愈往后愈复杂,从最初的《山海经》中“有鸟焉,其状如鸡,五采而文,名曰凤皇”和《大荒西经》:“沃之野,凤鸟之卵是食,甘露是饮”,以及《证类本草》云“诸天国食凤卵,如此土人食鸡卵也”,甚至于从有“被食”的记载到宋代将凤髓列为八珍之一,到后来,凤凰深化成了麟前鹿后,蛇头鱼尾,龙文龟背,燕颌鸡喙,成了多种鸟兽集合而成的一种神物。
  秦汉后,龙成为帝王的象征,凤成为帝后、妃嫔们的代称。民间于是有了“望子成龙,望女成凤”的美好意愿。
  人类社会的早期,社会生产力低下,人们在严酷的自然环境里生存,无力支配自然,不能解释自身来源,对自然界充满幻想、憧憬乃至畏惧,崇拜各种比人类更强大的自然或超自然力量,于是就有了各种图腾,产生了鬼神。
  远在新石器时代,原始人类就已经将凤凰作为图腾,凤凰是原始社会的人类基于对神灵的虔诚、崇仰、顶礼膜拜而创造出来的一种神性的动物。
  在历史上、现实生活中,凤凰和龙一样,是人与神之间的一座桥梁,人类借助于龙、凤,沟通和大自然的联系。因此,崇拜凤凰是一种浓厚的民族情结。在中国传统文化中,人们赋予凤凰很多美好的特征:美丽、吉祥、善良、宁静、有德、自然,也是喜庆、太平、人才、幸福的象征。凤凰是人们心目中的瑞鸟,是天下太平的象征。古人认为时逢太平盛世,便有凤凰飞来,凤能给人们带来幸福和吉祥,带来太平和安康。
  凤凰悠久的历史和富贵的蕴涵深受广大民众的喜爱,在封建社会,凤凰并不像龙一样,仅仅局限于皇家,在百姓的衣食住行等生活方面到处都有凤的身影,如穿戴有凤冠、凤鞋、凤钗;吃有凤翅、凤爪;住有凤楼;就连民间剪纸、刺绣都多以凤凰为题材,这反映了人们对幸福生活的追求和向往。
  地处西北荒原上的定西古城之所以被称为“凤城”,正是基于人们对于太平盛世的向往,体现了人们对美好生活的追求。今天,我们再回过头来细细品味,凤城不仅仅是一种文化象征,也不只是对于古城形象的简单的概括,重要的是体现着先民们的奋斗与追求的理想。自从有了定西古城,至今已经有了近千年的历史,在漫长的千年旅程中,古城并没有走出落后贫困的折磨,也没有逃脱战乱纷争的蹂躏,美好的意愿没能使古城脱胎换骨,以至于以左宗棠“苦瘠甲于天下”而闻名海内。时至今日,凤城及其所蕴含的文化涵义已经被尘封,我们欣喜地看到,自新中国成立后,特别是进入新时代之后,古城经历了涅盘式的变化,随着颓废的城墙的湮没,一座现代化的新型城镇正在迅速发展,也许,先民们起名凤城的初衷到此时才现真正得以体现。

 真实的记载
  定西古城被称为凤城,最晚应出现在明代。明万历年间,邑人张嘉孚着《安定县新志》中载:“凤凰山在县东五里,起自马苑(马衔山),回翔而来,集若凤飞然,故名。一名照城山,以在城东,相照应故也。”是关于定西城东山为凤凰山的记载。据载,东山曾经林木葱郁,“山多岚气,月夜晴朝,青葱如画。”(《定山野志》)故有青岚凝翠之称,为旧时“安定八景”之首。
  郭杰三《重修定西县志?城郭》:“本县旧城周围三里三分,宋元丰四年(1082年),熙河路经制李宪所筑。明正统间,知县杜让接南门筑关城六里三分。天顺六年(1462年)知县赵通、弘治丙寅(1446年)知县曹铭俱修之。城高三丈,基阔五丈,顶二丈五尺,女墙六尺,砖砌櫈槽二十八处,壕堑口阔一丈二尺,深如之(一丈二尺)。关城櫈槽四十二处,镇楼五座,四角有飞楼,关城若‘亚’字,旧称‘亚字城’,合内城如凤形,又名凤凰城。”这是目前能见到的志书中关于“凤凰城”的记载。其名源于杜让在南门外所筑的关城与宋城结合在一起,其形状就像一凤凰单展翅,因此取名凤城。
  此后,定西城又经多任知县修葺,嘉靖十三年(1534年),知县张永茂增筑瓮城,置重门。隆庆年间,知县葛登府重修四门,俱镌石额,中城门之南额曰昭文,北曰拱宸,万历二十四年(1616年),知县恽应翼书。在明代统治的276年间,先后有6位知县主持增修、修葺古城。隆庆年间知县葛登府为中城门镌石额,中城南门额镌“昭文”,昭文的本意是显扬文采。语出《左传?桓公二年》:“火、龙、黼、黻、昭其文也”。张何(唐)《授衣赋》:“是以带裳表俭,黻冕昭文。”意在勉励古城的人们勤俭持家,注重自身修养,传承、弘扬文化,以文修身;中城北门镌“拱宸”。拱宸是唐及五代时的禁军之一。《新唐书?宦官传下?田令孜》中载:“始,帝入蜀,诸王徒步以从,寿王至斜谷不能进,令孜驱使前,王谢足且拘,得马可济。令孜怒抶王,强之行,王耻之。及帝病,中外属寿王,令孜入候帝曰:‘陛下记臣否?’帝直视不能语。令孜自署剑南监军使,阅拱宸奉銮军自卫,昼夜驰入成都,固表解官求医药,诏可。俄削官爵,长流儋州,然犹依敬瑄不行。”《旧五代史?唐书?庄宗纪一》:“梁有龙骧、神威、拱宸等军,皆武勇之士也。每一人铠仗,费数十万,装以组绣,饰以金银,人望而畏之。”明代,偏距漠北的蒙古族曾经数次从靖远渡黄河,穿石峡进犯安定,给安定人民带来了深重空难。北门镌拱宸,意在提醒人们时刻警惕远在漠北的蒙古,防御外敌,勤练武功,以武安邦。两门石额,一重文,一扬武,文武兼备,才能保平安,求福祉。
  清代也多次对古城进行修缮,乾隆十三年(1748年),知县陈棅奉旨修理,以工代赈,发帑金(库银)一万有奇,工阅百八十日,四门重建樵楼,新镌砖额,东曰日宾,南曰薰和,西曰宝成,北曰云祥,其城之四隅八角,墩台飞楼,及东西之钟鼓二楼,内外雉堞,规模咸备,五镇楼俱有额联。道光二十八年(1848年),知县胡荐夔督修。同治六年,匪乱陷城,而垣堞尚完。光绪二十九年(1904年),知县赖恩培重修。
  民国时期,随着枪炮等热兵器的普及,古城的防御作用也日渐淡化,因此,古城开始被毁。民国十九年(1930年)夏,国民军留守处雷中田部旅长王家增、潘振云(绰号“潘麻子”)驻县城。10月20日,陕军孙蔚如部杨渠统(杨子恒)、段象武与陇东十三师师长陈硅璋自东山攻定西城,连日炮弹如雨,损伤城中房屋、人畜甚多。城楼被拆毁当燃料。民国二十四年(1935年),中央陆军第八师驻定西7月余。新一军第一团驻防定西城。县长董健宇、驻军新一军团长杜汉三因为城垣雉堞多数被毁,就城上取土筑小边墙,虽说是补修,但城墙比原来低了许多。

 美妙的传说
  传说北宋神宗死后,他的十岁的儿子赵熙就继承了王位,是为哲宗。哲宗登基时,只有10岁,朝中大事由太皇太后高氏临朝听政。高太后执政后,任用顽固派大官司马光为宰相。司马光一上台,就把神宗时的“王安石变法”(熙宁变法)全部废止。西夏便野心勃勃,虎视眈眈,梁太后大举亲征,进犯宋朝西北边境,挑起了宋夏战争。哲宗绍圣三年,驻熙河路经制李宪为防御西夏入侵,便役使民工筑起定西城,相传在定西古城筑起后,有一天突然从高空中飞来一只左膀受伤的凤凰,落在新筑的城墙头,一连哭了三天三夜,凤凰的眼泪流干了,眼睛哭瞎了,不几天,受伤的凤凰死了。为避讳“不祥之兆”。人们将它厚葬在东城外的照城山(即现在的东山),哪知一夜之间这里的山形变了,变得犹如一只翩翩起舞的金凤凰,人们常常梦见这只金凤凰闪闪发光,展翅从马苑飞翔而来。从此,定西城被称为“凤凰城”。
  另一传说源于“吹箫引凤”这个成语。相传春秋时,秦穆公有一个女儿,名叫弄玉,姿容绝世,聪明无比,喜好音律,善于吹笙。她吹起玉笙来,声如凤凰啼鸣。秦穆公在宫内筑凤楼让她居住,楼前筑有高台,名叫凤台。而清乾隆年间知县陈棅奉旨修理古城,根据秦穆公女儿弄玉吹箫,引来凤凰降落其城的神话传说,在四门上修造了结构精巧,独具格局的樵楼,形似“丹凤楼”。重修使城之四隅八角,墩台飞楼,及东西钟鼓二楼飞檐叠嶂,似展翅欲飞的凤凰。定西古城因此被叫作“凤凰城”
  传说,是民间口头文学的一种形式,传说在漫长的传承过程中,又被赋予一定社会时期的新内容,因此,传说单从“版本”构成上来说,并不是单一的。作为口头文学形式,许多传说是经不起推敲的,甚至是荒诞的。但传说也是劳动人民心中美好祝愿的寄托,是民间优秀文化的一种传承模式。而历史记录着先民们真实的奋斗历程,传说与历史互为补充,互为映证,共同形成了古城厚重的文化积淀,构筑起了人们对地方文化尊崇之厦。王军/文 王宏宾/影